摘要:
当你举起相机,你就开始用照片说话,就像作家用笔,画家用颜料,作曲家用音符,舞蹈家用形体一样。

不同的是,摄影作为瞬间语言,是区别其它艺术的重要特性,也是摄影价值的最终体现。现在摄影很普及,每家每户几乎都有相机,人人几乎拿着手机拍照,器材的日新月异,给拍摄带来随心所欲的惊喜,这使摄影变得太容易了。

然而,摄影难就难在它太容易了,容易掌握的东西,也容易最终失去它。当你把镜头对准身边瞬息即逝的生活场景,既保存了珍贵的记忆,也留住了人类的历史。

其实,我们每个人自出生之日起,就和相机结下了不解之缘,我们就是在镜头前长大的。现在,我们又用镜头去拍摄人,抓人的心态,人的精神,人的处境,人的一切;内在的和外部的,看得见与看不见的。照片里有了活生生的人,有了酸甜苦辣的生活味道,照片就有了灵魂。

拿相机的人,在不拿相机时要想得更多些,这样在拍摄时就知道拍什么和怎么拍。手脚勤,到处跑是必要的,脑勤才是最重要的,否则白跑,白吃苦,白费时间。生活的节奏有如呼吸一样,呼是抒发,吸是充实,按下快门就是释放,偶然之中包含着积蓄的必然。

好照片是来之不易的,用照片说话,说得明白,说得幽默,说得有分量,就要下工夫了。拍不出好片子,是摄影者经常面临的处境,这恰恰是产生好照片的土壤。关键在于取景框后面的头脑,这比手中的相机更重要。

好照片是千载难逢的,有价值的景象每分每秒在消失,到了下个世纪回头看,人们可以写,可以画,可以演,唯独摄影过期作废,一不留神,我们只能留下空白。一张照片放在那里,像一幅画,一首诗,一支歌;或是一个故事,一段历史,也可以说什么都不是,只是一张照片。

好照片是不言自明的,摄影是门技术,也是一种精神。所有的智慧都在“咔嚓”之中了。瞬间千变万化,在一生拍摄中,好照片只是凤毛麟角。照片好坏之间只差一点,早点儿,晚点儿都会与好照片无缘。我的照片几乎每张都差一点儿,我这辈子就是为了这一点点。

我的照片应该比我会说话。
评论区
最新评论